我的位置: 主页 > 北大青鸟新闻 > 综合文章 > > 你不努力的20岁,就是你举步维艰的30岁

你不努力的20岁,就是你举步维艰的30岁

2018-12-12 17:47北大青鸟云登学院
[导读] 作者:麦芽余鱼(富书签约作者) 来源:富书(ID:kolfrc) 原来人最受不了的,不是吃苦。而是你不知道,你这份苦,吃来为什么。 我刚上高中的时候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清华北大,

 作者:麦芽余鱼(富书签约作者)
来源:富书(ID:kolfrc)
原来人最受不了的,不是吃苦。而是你不知道,你这份苦,吃来为什么。
 
我刚上高中的时候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清华北大,再不济就是上海复旦,年少轻狂总觉的事实简单。
学习没有比别人多努力,该玩乐的时候照玩不误,测验考偶尔挤进班级前十名便沾沾自喜的不得了。
就这么得过且过的熬了三年,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可想而知。
我虽考的不差,学校211在列,但却始终没能如自己所愿,进入曾心仪向往的学府。
刚进学校的时候还有些高中时期的雄心壮志,但突然发觉没有人监督,没有繁重的课业考核,没有扎实的课程排列,突然身心轻松好多。
坚持了不到一周时间的晚自习,变成了夜幕刚一降临便呼朋唤友的走街串巷。


 
早起背单词,周末泡图书馆的计划,也成了每天早上睡眼惺忪赶教室,到了周末市中心继续狂欢的悠哉节奏。
期末考试有老师提前划重点,挑个三五天背一背即可,寒暑假期只不过是从宿舍的床上转移到家里的沙发上罢了。
不可否认,大学前两年我过的很轻松,没有学业压力,也没有钱财吃紧的情况,上课聊天下课聊剧,除了吃吃喝喝就是买买买。
到了第三年,课业变少,但周围很多人突然就忙碌起来了。
有的要考研,天还未明就不见了人,夜已深深才看见疲惫身影背着重重的书包。
有的要实习,除了上课时间几乎碰不着面;有的从喧闹的社团里退出,忙着考各种各样的证书。
而我,忽然就被剩下了。
考试挂科、英语四级遥遥无期,预想中的轻松并没有带给我多少快乐,反而是如洪流倾斜般的慌乱无措。
没有赶上的路,终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力气去缩短距离。
从那一年开始,我从未过的如此艰辛而煎熬,也从未过的那样忙碌而焦虑。
再也不敢一下课就宅在宿舍里刷电视,而是拿起英语四级的听力一点点艰难的辨认耳机里的只言片语。
早上不到六点就起床,一个人跑到学校的湖边啃着生涩的专业生词。
晚上顶着白炽灯,电脑上是挂科科目的讲解视频,在草纸上反复演算。
即使这样,还只来得及在毕业的时候不至于太难看。
跑了不下几十场的校园招聘和社会招聘,比起旁人动辄四五页、七八页的履历介绍,我绞尽脑汁的回顾自己整个大学,却连一整页都凑不齐。
英语四级,教师资格证,计算机二级证书,再勉强加上驾照,这便是我全部的资本,也是我浑浑噩噩渡过的四年大学。


 
当初的轻松悠闲,全部变作了今日的举步维艰。
我连个大型超市的销售员都竞争不上,因为一面二面同批竞争的大学生太多。
优秀的人甚至不用拿出简历,站在面试官面前侃侃而谈的阅历,就能将我瞬间秒杀。
我从省会城市跑到二线城市,又从二线逃到三线,无忧无虑的读书时代彻底结束在毕业那一刻,身上的每一分钱都要掐着手指头算。
找不到工作,便寄宿在朋友那。
晚上在各大招聘网站勾勾画画,白天搭乘两三个小时辗转各地,期间早晚常常一个面包,中午一个菜加馍简单了事。
为了补足生活费,街道上发传单,贴吧上发广告,帮培训班招生。
辛不辛苦,当然辛苦;累不累,十分累。
关键还常常被诓骗,活干完了发工资的人不是推诿就是失踪。
那一年, 我的生活算得上兵荒马乱,接连跑了四个城市才暂时安顿下来。
在老家所在的省城,找了一个朝九晚六,一月休四的培训顾问工作。
尝试过了不努力,便费力的日子,我再也不敢对生活掉以轻心。
 
除了白天上班,晚上还报了会计从业补习班。
考证那段日子正是春寒,我经常凌晨三四点就起床,同屋租住的女孩还在熟睡,我就用手机微弱的薄光照明。
最后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我从一个完全跨专业的门外汉变成了持证上岗的待业人员。
并最终因为这个从业证书,我获得了一次进入金融单位的机会。而这一次,我终于赶上了。
不努力的二十岁,无可选择的三十岁。
站在近三十的人生岔口,回头再看,曾以为的无忧无虑和轻松疏懒,不过是对于辛苦短暂的逃避而已。
以为逃过的艰辛和困难,并不会消失不见,而是会以更加凶猛的方式成为未来的拦路虎。
就像蔡康永说的那样:
逃避了游泳便会失去接触喜欢之人的机会。
 
逃避了英语,便会与想要的工作失之交臂。
越逃避,越失去,越没有选择的机会。
二十岁尚可反悔重新来过,三十岁再想折腾怕早已拖家带口。
机会也不是没有,但付出的代价只怕不再是简单的一人吃饱全家不愁,而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难舍难分。
 
我有一从小交好的女友,小学的时候成绩还在中游徘徊,到了初中便完全厌恶念书了。
理由是,数学几何太抽象,英语单词背不过,物理化学听不懂,她要辍学。
她的爸爸妈妈几次被老师叫来学校约谈,回到家里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可无论如何她都不愿再踏进学校一步。
她的妈妈熟知我俩的关系,便让我充当说客,劝她复学。
周末放假,我去找她的时候,她正约着一帮朋友在体育场里打羽毛球。
跳跃的身姿和靓丽的青春确实是绿茵上一道别样的风景,她可真美,在一群女孩子中间格外耀眼。
那时,我对上学的意义也了解的不甚清楚,只知道这是上大学唯一的方法,而大学就是美好生活的代名词。
我对她说:“你得上大学。”
她反问:“我现在的生活既轻松又舒适,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的考大学。”
后来,便再也没在学校见过她,只听说她在亲戚的介绍下去了异地打工。
再一次见到,是在大学暑期,我回了家与她在路上巧遇。
如果不是她叫住我,我还真没认出来,眼前那个腰身粗圆,满脸憔悴的妇人会是她。
简单寒暄几句后,她突然喟叹一句,我可真羡慕你,可以去那么好的地方上大学。
原来,她当初并没有去打工,而是被爸妈念叨烦了,去了乡下姥姥家。
在那个小镇子里,没人管束,没人说教,日上三竿才起床,晚上通宵玩乐都可以。
就这么混了半年,父母不再接济,她便去了小姨的理发店打工,帮人洗头染发,每月领个三四百块零花钱。
这一呆便是三年,她在理发店上班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同样辍学打工的小伙子,年龄相当,情窦初开,便不管不顾的在一起了。
到了婚龄,两人结婚证一领,便在男方父母的支持下开了家小货铺。
不足二十平,生意时好时坏。
男孩儿自从开了店,便不再外出务工,而是整天混迹在麻将馆里。
她一个人既要看顾家里,又要经营店铺,大大小小的事都要自己来操心,日子是越过越不顺。
不到两年,便离了婚,住的房子和经营的铺子都是男方父母买的,离婚后她除了一身劳累什么也没得到。
如今,她已不好意思回父母家,只在外面租了个小房子,找了个商场导购的工作,辛苦自不必说。


 
年少时的不累,全部变成了长大后的负担。
如果,她能看到自己成年后的样子,一定不会允许自己少年时过的那样轻松和容易。
现在或许会很辛苦,要学习那么多课业,要掌握那么多技能,要考到那么多证书,要加班加点,要熬夜苦读;
要像希腊神话里那个西西弗斯一样,一遍一遍的推着巨石艰难上路。
但是,那么多的努力,总归全部属于自己,学到的知识和技能,也一定会成为游戏中的加持神技,变成可以战胜四方,勇者无敌的战士。
蔡康永说:
15岁觉得游泳难,放弃游泳;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,你只好说我不会耶。
18岁觉得英文难,放弃英文,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,你只好说我不会耶。
人生前期越嫌麻烦,越懒得学,后来就越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,错过新风景。
少时不努力,老大图伤悲,这句话很小就听说过。
那时年少并不懂得其中的苍凉,尚觉得自己有无限的可能在精彩的未来,怎么会突然伤悲呢。
 
直到这些年在社会上摸打滚爬,撞得南墙都要倒塌才会深深察觉当时那句话的真意。
没有努力的现在,就没有选择的未来。
我现在虽然工作稳定,吃穿不愁,但我依然很辛苦。
因为,每天上班之外,几乎所有空闲的时间都被我扎实利用了起来,或是健身锻炼,或是阅读写字,或是专业证书再升级。
付出的时间和精力也常常让我抓狂,但收获的价值也令我欣喜雀跃。
锻炼的结果,是身材从肥胖降到微胖再降到标准。
每日笔耕不断,写出去的文字有些变成铅字印在杂志上,有的发布在网络平台上,赞赏和稿费时而有之。
充实的生活让每一天都在焕发着光彩,这便是我的三十岁。
但它永不会是结束,而是一个又一个新的开始,虽然辛苦,但收获满满。
只要我目前所有的努力能够让我的四十岁、五十岁、六十岁,七十岁,能够感谢我的三十岁,那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 
 

热点专题
>>
相关文章推荐
>>